在補習社開始教學,轉眼間已近四載。最近雜事叢生,常自詡頗受學生歡迎的我,竟鮮有地被寫作班學生(背後應是家長)狀告上課教的太少,進度太慢(這應是所有老師的魘夢吧)。我自問教寫作亦算用心,而該學生平常上課平順怡人,反應亦相當正面,我自然帶點無奈。

我(教)寫作(甚至認為為文治藝)的宗旨是莫急莫催,深信只有文火慢煎,才能熬出好文章。平常偕學生悉心選材, …

--

--

多年前的舊文,稍稍修改,純作紀錄。

外婆捉我伴她逛市場。

她身上的毛衣,針織痕一上一下,感覺如同兩個世紀的人在兩邊用力拔河,年輕的一方無力反抗,落得被拉走的下場。

被外婆捉我去菜市場,是我痛恨的事。放學不久,剛開始和同學在「槍林彈雨」的球場玩耍,展開比戰國更混亂的球戰,就被武功蓋世的「深山老妖」捉去採藥,回家炮製一頓「屠我滿門」的飯菜。她的手緊如「老 …

--

--

最後一次見尚未枯萎的他,記憶早已模糊不清。我想,丈公這個稱呼也沒多少個人聽過吧。大逆不道的一句,其實走不走對我來說也沒大分別了,他的面容在我腦海裏沒有任何痕跡。只是我沒想到這麼快,大家才知悉他入院剛沒幾天,這就走了。聽說是令整座城市風聲鶴唳的肺炎。

葬禮的那個早上,感覺已經入黑,鬱氣如絲般散漫在空氣中,籠罩整個城市,雨一直地下。大家都表現得十分悲傷,那 …

--

--

追月有感

夜上江邊泊千船,群群窄岸抓稀緣。

滿山影影追圓月,雪玉身單故未全。

冬至有感

家家石灶燃,户户冷風纏。

日短冬雖至,無逢又半年。

袁枚詩

餐單各處覓得全,廣派庖丁自智袁。

妙法多能不止食,隨緣意起故隨園。

夜思

夜蕩古園閒,紅花尚會還?

風息梢掛葉,莫落再逢難。

記志蓮淨園

針松插水池,怪石未曾移。

錦尾拂浮葉,波瀾拍岸遲。

贈黎生

歲晚寒梅舊案纏,花開有罪且枝堅。

昭昭毒 …

--

--

(原文刊於10月26日立場新聞 藝術專欄)

常言港人的藝術修養低,孰真孰假誰曉得,但香港確有優質的展覽等待大家發掘卻是不辯之實,這次香港藝術館與意大利烏菲兹美術館合辦「波提切利與他的非凡時空 ─ 烏菲茲美術館珍藏展」即屬其一,真的不容錯過,這次展覽帶來42幅佛羅倫斯文藝復興時期畫作,其中10幅更出自大師桑德羅·波提切利 (Sandro Bottic …

--

--

Eason Shum

Eason Shum

香港大學文學院學生,主修英語研究及翻譯,副修音樂。現為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及文學院中文學院研究助理,國際語音學會、香港語言學學會、香港應用語言學學會會員。前港大教育學院研究助理、大學早期音樂合奏團成員。文章散見《立場新聞》等報章。